鹿川佑歧

回春了

新的监管者快要出了!超期待呀……

摸个鱼当贺图吧,希望新来的小姐姐能逃过被人皇遛到哭的命运……

是蜘蛛小姐姐的拟人!

她守尸真是太强了啊……摸个孝敬一下求求排位不要再遇到了

设计了一个新的求生者,封面涂鸦引狼。

p2表格
p3大头
p4全身

微博走 https://m.weibo.cn/5598942368/4232288642096750

不知道为什么。我排位见到的大天狗都特别喜欢干一件事儿

那就是前期越兵线丢风控人再给个一技能,打完就往后撤,有技能再上来骚扰,经常压兵线压着压着离中线越来越远,没技能平a都要上。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只要打野过来抓一下就瞬间gg。连闪现都救不了你。


还有那种中期对线,丢风控人瞬间交大的狗子,您脑子里是浆糊?卷完人没死大招没了团战拿什么给输出,头吗??我打得业局都不这么玩了好吧,您当您家是印钞厂还是物业局,经济领先个两三千的卷一下得五杀?

上面这种大天狗,最喜先手开团。梦想一套流,活在温柔乡。经常先手开团被对面控住,一套技能打趴在地上,团战4v5要么跑要么被团灭。

不单单针对狗子,还有很多中单都是一样。真是想不明白。是黑晴明没钱买六个核桃给你补脑还是你成长快乐吃的量不够。糟心孩子。

人形的觉悟(Q&A)


“假如可以拥有指挥官,但只能拥有他的一半,你是比较想要头,还是比较想要身体呢?”

“什么鬼问题啊,谁出的题目?

 如果硬要说的话,我愿意那个头身分离的家伙是我…毕竟指挥官可是个人类,那样做会死的吧?像我这种人形就不一样了,就算损毁也会有无数的替代品接替我,完全不用在意。”




“所以,你的答案是……”

“死这种事情,还是让我来吧。别再问什么头什么身体的了,他活着平安无事就是我最想要的东西。”

阿德拉的钥匙扣在有生之年终于完成了。

是经友人之手大修后的产物,所以与之前杰琪立牌的画风相比,可能会有些不一样。

啊……感觉……差不多……人可以……咸下去了

前阵子和群里其他人商量好要做些周边的..

已经很久过去了,杰琪的立牌成图才搞完。

阿德拉的钥匙扣进度估计又会拖很久很久吧..会尽量画快一些的!大概!

因为是群里搞的活动..所以钥匙扣与立牌暂时只面向群内开预售..
m个进度,然后!开始赶棋姐的图..

【Black Survival/春雪】Hope For Despair


*私设如山

*OOC注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    春的离去已成了雪的一块心病,亦或者说是,成为了他的一种执念。

         自雪来到露米娅岛上之后,因为精神支柱的崩塌与岛上永无止境的死亡,他记忆整改的次数远远多于旁人。研究人员没有办法,只好把雪关于春的记忆,连同着一次次的死亡给格式化删除。在这之后雪的情况好转了很多。


        但在那之后,雪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一样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,那是他绝对不允许遗忘的东西,可是他再也记不起来了。后来,雪渐渐注意到了春这个字,不明不白的也觉得这一定与自己丢失的东西有密切的关联。可是它代表的含义是什么呢?雪始终想不明白。得不到答案的事实令他坐立难安。

         直到有一天,雪无意间看到了自己佩刀上,极其隐秘的地方刻印着一个小小的春字——那是曾经为了不让自己忘掉春而铭刻上去的。


         雪抚摸着刻痕,他认为春或许是这把刀的名字,暗自嘲笑着之前的自己真是多疑得有些过分了,这是爱刀的名字,仅此而已。

         可虽这么说着,雪却总觉得比起刀名,春这个字更应该有更深的一层含义才对,但他无暇顾及,也不愿再想。这层含义之下的悲痛雪不愿再去承担。

         每当不用进行生存测试的深夜,雪一人独处在房间里时。他会卸下那不堪一击的完美外壳,显现出现片刻的脆弱无助。

     雪会紧紧地抱着他的刀,仿佛那是他在这绝望中,唯一支撑着自己苟延残喘下去的光芒。